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大医凌然 第916章 忠诚 志鸟村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ryanjreese.com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大医凌然  第916章 忠诚  志鸟村





916.png

    午后。

  云医急诊中心的参观室里人满为患。

  医院里的下午时间是相对空闲的时间,如果说小医生们还有各种病例、报告、检查等等要填的话,中高层的医生到这个时间,差不多就可以喘口气,做点自己爱做的事,比如闲适的加餐,听音乐,刷抖音,调戏小护士,做手术,一边做手术一边调戏小护士一边听音乐刷抖音顺便加餐等等……

  许多医生也是到了这个时间,才能抽出空闲,来看凌然的肝胃联合根治术。

  当此时,也是手术进入高潮的时段,大部分医生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手术室里,而非参观室。

  “看起来,是不准备做姑息手术了。”

  “做到这一步,还姑息什么,而且,凌然这么年轻的医生,一个比一个激进的。”

  “想激进,得有本事有运气,看他能不能把转移灶切干净吧。”

  讨论声中,参观室的门,又被轻轻推开。

  周医生探头探脑的入内,然后弯着腰,来到第一排。

  “霍主任。”周医生半跪在最前面,轻巧的递出一个饭盒,笑道:“垫垫肚子。”

  看了一天手术的霍从军闻到有些熟悉的猪蹄味,瞬间就感觉饿了,下意识想要拒绝的话,也就说不出来了。

  “怎么买味道这么重的东西。”霍从军说归说,顺手就打开了盖子,才不管气味飘散参观室内,引动八方来宾的肠胃。

  周医生露出腼腆中带着委屈的笑容:“我是考虑着您挺喜欢吃这个猪蹄的,倒没想着味道之类的事……”

  “恩。也没事。买了几根猪蹄?”霍从军原本也只是随意的怪责一句,实际上,才不在乎其他人闻到什么呢。整间参观室都是他筹钱建的,当初建的有多努力,现在就有多自由。

  “六根。”

  “恩,不错。”霍从军郑重表扬了周医生。

  周医生揣摩爸爸们的心思是有经验的,在某些时候,霍从军同志还就是不乐意循规蹈矩,做一名循规蹈矩的好好先生。

  就是送东西,他都不喜欢面面俱到的模式。

  “来一根猪蹄。”霍从军将一根装着猪蹄的食盒,直接递到了普外大主任的怀里。

  “这种时候,吃什么猪蹄啊。”普外大主任一脸的无可奈何。

  “不吃猪蹄,不饿吗?”霍从军哼哼了两声,又道:“这是我们科室的年轻医生做的猪蹄,卤汤都熬了两三年了……”

  普外大主任点头:”我知道,吕文斌的猪蹄么。”

  “哎呦,我们急诊的猪蹄的名气传的这么快?”霍从军啧啧两声。

  普外大主任微笑:“他买的房子和我儿子一个小区。”

  “哦……”霍从军稍拉长了些音,却是没什么兴趣的样子。他对医院外面的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关心。

  总计六根猪蹄,被霍从军截留了两根,剩下4根被他派送给了在场的四名医生。

  他不是按照级别派发的,而是按照个人喜好。

  于是,收到猪蹄的医生,就知道自己是被霍从军所喜欢的。至于没拿到猪蹄的主任医师或副主任医师,也没什么好埋怨的,只是闻着香喷喷的猪蹄味道,颇有些骚动罢了。

  “味道不错。”普外大主任也没有想要共享的意思。就算猪蹄能共享,小三小四也是不能共享的,既然如此,科室主任就还是安心的做爸爸好了,分享什么的,终究是不可能分享的。

  参观室内,弥漫着吕氏猪蹄的味道。

  普外大主任和霍从军等人,一边笑一边吃着猪蹄。

  其他医生狂咽口水,目光正直无私,好似政府官员一般。

  周医生吃的饱饱的,随便蹭了半边椅子坐下来,反而更有精神看下面的手术。

  “凌然这家伙。”周医生会不会做此类手术是一回事,眼光是不差的,只瞧了一会儿,就不由用眼角扫向普外大主任。

  在云医,普外手术做的最好最高端的,自然是这位爷了,而周医生最熟悉的标杆,也就是普外大主任了。

  在周医生的记忆里,普外大主任要把手术做的这么利落,还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再进一步的说,还不一定是这么高级别的手术。

  “凌然又进步了。”周医生也不是傻看的,有机会在霍主任面前刷脸,这个机会还是不能丢的。

  霍从军面带微笑,“恩”了一声,道:“是这样子,你看他操作,明显要熟练的多。肝胃联合根治术这种,全省一年也做不了多少台,最后,谁能达到最高水平,就看谁学习的效率高,每次练习获得的收获多了……”

  周医生摆出听讲的样子,浑身肌肉放松,大脑也进入到了低耗能状态。

  1号手术室。

  张安民也恨不得进入到低耗能状态。

  这是他经历过的最漫长的手术了。没有之一。

  只是从书本上阅读,从视频中观看,并不能清晰传递出七八个小时的手术,对术者的体力和精神,要求的是何等的苛刻。

  张安民觉得自己的体能,已经濒临极限了。

  平日里,他也有连续做四五个小时,乃至于七八个小时的手术的时候,但是,接力赛式的抢救,与长跑似的手术,终究是有着巨大的不同的。

  张安民咬着牙,看向主刀的凌然。

  凌然正在剥离血管,眼神专注而认真,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疲倦的意思。

  如此年轻,显然是不可能如自己这般,腰酸背痛,坚持不住了。

  张安民一边想,一边无奈的摇摇头,这样的年纪做这样的手术,本身也是很少见了。

  相比之下,他这个年纪的副主任 医师,反而更加普遍些。

  “擦汗。”张安民声音低低的说了一句。

  护士立即上前,用纱布给他沾了沾汗水。

  张安民趁机道:“凌医生,要不要短休息一会?”

  手术时间实在太长,医生需要休息的时候,也总得让其休息。

  凌然却是果断摇头:“不用休息了,你们累了就换人。”

  他此时正处于最舒爽的状态,手术的难度固然是越来越高了,但凌然的兴趣却是渐渐起来了。

  普通的肝切除手术,可不似他现在做的复杂。

  为了能将转移灶切除干净,并且给残肝留出空间来,凌然必须非常小心的设计路径,确定切除面积……

  再考虑到病人的耐受,凌然的手术动作都比日常要轻巧些。

  摄像头将手术影像,忠实的传递了出去。

  云利统计的直播数,也在一个一个的往上跳。

  

TOP

ddddddddddddd

TOP

返回列表
秒速时时彩计划 德国时时彩 快乐赛车怎么能接代理 秒速时时彩平台 上海11选5 9号棋牌APP 500万彩票 四川快乐12走势图 极速3D彩票网址 玖玖棋牌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