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还看今朝 第九卷 第五十三节 刺激 瑞根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ryanjreese.com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哦?他们要把管委会新大楼让出来?”薛一行吃了一惊。

  这却是他没听说的,王文华和韦力河居然如此有魄力?

  要知道为了修这座新大楼,王文华和韦力河二人前几年可是在市委市府里边求爹爹告奶奶的央求了无数人。

  因为高新区的表现不佳,市里一直不太同意修这座大楼。

  市财政局那边也是一直称修这座办公大楼意义价值不大,很显然也就是不看好高新区能带来的税收成绩,所以这事儿一直被拖着,哪怕高新区管委会一帮人一直记在一个租来的小院里办公。

  一直到前任市长来了之后,王文华和韦力河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把这条路子走通,所以才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上过了会,但是在市委常委会那边仍然被卡住了,为此杨天诚和前任市长还闹得很不愉快。

  前任市长也觉得这事儿自己这个市长已经表了态,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一座六层楼的大楼罢了,本身也早就有规划,土地现成,感觉得杨天诚过于逼人太甚,所以两人还在市委常委会上交锋了一回,闹得不欢而散。

  后来大概也是杨天诚觉得为这样一件事情和市政府这边闹得太僵不合适,最终还是同意了高新区修建这座办公大楼。

  不过那个时候市委市府之间的隔阂嫌隙早已经产生,一直到前任市长调离都未能弥合,虽说主要因素不是这件事情,但是却也算是一个引火线。

  没想到高新区那边花了偌大心思建起来的办公大楼,王文华和韦力河二人居然要让出来,这让薛一行越发觉得现在局面的不一样了。

  “嗯,说是他们打算在原来租住的小院里再苦三年,把这办公楼作为高新区的创业基地和一站式服务中心的办公用房,据说杨书记和沙市长都高度评价了高新区那边的雄心魄力。”

  陈敬久也是才听到了这个消息,见薛一行居然不知道,也还是有些吃惊,照理说这类消息薛一行应该比他先知道才对啊。

  “你说杨书记和沙市长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场合下表扬高新区?”

  薛一行倒是不太在意杨天诚和沙正阳表扬高新区,他在意的是这样一个消息自己居然一直不曾听闻。

  这让他很有些挫败感和危机感,自己的消息怎么迟钝到这种程度了,也没有一个人提醒自己?

  “好像是上个星期五的事情吧?听说是杨书记和沙市长一起去高新区,嗯,应该是当面表扬了他们的这个决定吧。”陈敬久感受到薛一行的紧张和不安。

  薛一行稍稍松了一口气,距离现在也只有四天时间,中间还有一个周末,这么说来情况还不至于太糟糕。

  如果真的是隔了一个星期自己都还不知道这情况,那说明自己真的出了状况了。

  这种消息的闭塞往往就是一个征兆,一个自己正在脱离核心圈的征兆,一种边缘化的征兆。

  没有人意识到这种消息和自己有什么瓜葛关系,没有人主动向自己汇报或者通报,也许你觉得没啥,但是你敢说像谭振国、季子安、金丽敏或者雷仕群、包建刚、侯凤林这些人也不知道这个消息么?

  谭振国、雷仕群和侯凤林也就罢了,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市委秘书长,这些方面消息灵通一些也应该的,但季子安、金丽敏、包建刚这些人呢,恐怕人家当天就知道了,为什么自己就没有能提早知道呢?

  这只能说明你还没有那么重要,或者说在这些事情上,大家觉得你没那么重要,知不知晓都无关紧要,领导可能这么看,而其他人也这么看,那就很危险了。

  薛一行觉得如果是半年前,自己肯定会在当天就能知道,但是随着沙正阳这个市场的强势登场,一些本该是属于自己的光环迅速转移了,沙正阳自然不必说,像雷仕群和孙韶华,甚至连蒋胜宽这段时间都显得异常活跃起来,很多注意都被他们给分摊和吸引走了,这一点薛一行很深的感受。

  危机,压力,薛一行意识到了,如果自己还妄自尊大,还这样不紧不慢的继续下去,恐怕这种边缘化的迹象会越来越明显,经开区一样可能会慢慢被边缘化。

  经开区管委会这帮人现在大概还没有意识到,这和他们所处的位置有很大关系,但是如果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那就是自己的责任了。

  “大家感受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没有?”薛一行清了清嗓子,环顾四周,目光变得深邃沉静,他觉得自己前期的确有些飘了,现在是该清醒一下头脑了,包括会议室里这帮人都该如此。

  对薛一行突兀的质问,一干人都还有些懵,但是还是有人觉察到了一些什么,党工委副书记苏启云迟疑了一下:“薛书记,您的意思是不是高新区好像有一些不一样的变化?嗯,有新动向?”

  “你们呢?”点点头,薛一行目光在其他人身上逡巡而过,“都没啥感觉?”

  陈敬久皱着眉头:“我感觉不仅仅是高新区,嗯,三川县那边动作也很猛,不仅仅是东方希望集团那个铝电一体化项目,那只是一个由头,他们好像拿出了不少新东西,像西三环拆迁的‘三公’模式,据说是沙市长点拨的,省里市里都在研究总结经验,还有听说他们在搞全县的干部队伍作风整顿活动,好像这个活动搞得声势很大,从上至下,逐级过关,而且督查力度也很大,有不少人都被抓了典型,有三名正科级和七名副科级干部都在这一轮活动中受到了处理,其中有四个人是直接被免职了,其中有一个镇党委I书记和一个局长,两名副局长,……”

  “哦?”苏启云颇为吃惊,“这么大的动作?吉登云和顾耀东这么狠?具体什么原因?”

  “听说是那个镇党委I书记书记是防汛抢险值班期间不到岗,让下边人顶岗,第二天就被县委直接免职,那个局长就是县财政局局长王立堂,是在县里召开重要会议期间不假外出,也是被直接免职,……”

  王立堂可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原来是市财政局的办公室副主任,在座的大部分人都认识,毕竟打交道时间不少,他姐夫是副市长林国通。

  薛一行立即警惕起来。

  直觉告诉他,恐怕三川县这个干部队伍整顿作风运动和沙正阳脱不了干系。

  关键是吉登云和顾耀东居然如此有魄力,那个镇党委I书记免职也就罢了,王立堂可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他姐夫林国通原来担任过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然后到清池县担任过两年县委I书记就迅速杀回马枪回到市里当选副市长,正值壮年,难道吉登云就不明白这里边的门道?

  吉登云想上位谁都知道,当然人家如何表现是他的事情,问题是林国通可是市委组织部出来的人,而且现在还是副市长,王立堂本人又是市财政局下来的干部,不看僧面看佛面,吉登云若是愣头青,他也当不到这个县委I书记,他敢这么做,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这么斩钉截铁,这么大动干戈,只能说明吉登云所谋甚大,问题是三川的强势表现就把自己的经开区显得有点儿苍白了,再加上旁边还有一个随时准备挖墙脚的高新区,薛一行觉得自己的处境似乎一下子就有些危险起来了。

  “诸位,好好看一看,好好想一想,人家在干什么,我们又在干什么?”薛一行提高声调,目光也变得锐利起来,“高新区动作连连,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高新区的表现直接对应的是我们经开区的成绩,同样,三川县作为一个郊县,也异军突起,让我们黯然失色,难道我们大家就没有一点紧迫感?还觉得会和以前一样,什么东西都该是我们的?我觉得恐怕我们大家都该清醒清醒一下了。”

  “再看看我们这段时间的表现,按部就班,优哉游哉,招商引资有多少值得一看的亮点?基础设施建设进度有没有实现质的突破?我们的服务质量是不是就全无瑕疵?我们的干部队伍是不是就都在尽心尽职的发挥作用,做好自己的工作?我看啊,很不乐观啊。”

  薛一行不喜欢那种动辄破口大骂或者声色俱厉的批评人,他觉得只要把话讲透,如果还是觉得无所谓,见惯不惊,那么他不会给谁太多机会,说千遍不如斩一人,他也相信在座的一干人明白自己的脾性,已经有过前车之鉴。

  “现在我来说一说我们经开区下一步的几项工作,第一项,也是当务之急,展开一次队伍全面整肃作风的专项活动,不要影响工作,利用晚间时间来开展自我剖析和批评与自我批评,首先从我们班子开始,……,第二,全面分析我们当前招商引资面临的困难和机遇,选择好突破口,……”

TOP

TOP

返回列表
玖玖棋牌APP下载 秒速时时彩平台 玖玖棋牌游戏 玖玖棋牌娱乐 青海快3开奖 秒速时时彩 上海11选5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开奖 235棋牌下载 青海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