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大医凌然 第926章 醉拳 志鸟村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ryanjreese.com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大医凌然  第926章 醉拳  志鸟村





926.png


    手术区。

  一株假绿萝被人用酒精擦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在墙上搔首弄姿,正绿色的塑料叶片,比正版的绿萝还要清纯的样子。

  几名手术科的护士,往来穿梭,低声说话,脸上带着大战前的紧张和严肃。

  对云医的护士们来说,这种公开手术,就像是临场考试一样,考好了不见得能评先评优,但考砸了是一定要被护士长骂出白毛的。

  相隔不远的淋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渐渐停了下来,几名小护士都有意无意的放满了脚步,滞留在房内,时不时的看向门口。

  唰。

  一双修长的大手,推开了房门,接着,就见一条八米八八的大长腿迈了出来。

  众人屏息凝视,望着凌然,个人审美水平快速增长,对人类的信心不断提升,对生活的热爱无比坚实……

  “病人来了吗?”凌然拧开一瓶水,咕嘟咕嘟的喝了进去。

  “进1号手术室了,苏医生在给看着。”一名手术科的大龄护士贪婪的望着浴后的凌然,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再道:”凌医生别喝太多水,小心尿裤子了。”

  “用不了那么久。”凌然回答的声音稳稳当当的。

  几个小护士都用不善的眼神看向大龄护士,看的对方满脸发毛。

  “年龄那么大了,还化那么浓的妆。”

  “这么老的绿茶,是铁观音吧。”

  “凌医生怎么可能尿裤子,凌医生都不需要上厕所的!”

  凌然没有在休息室里逗留,稍作整理,就前往洗手房,一边洗手,一边问乖巧而来的左慈典:“病人的情绪怎么样?”

  因为是要做公开手术,所以,病人的各项报告等信息,凌然都是提前阅读过的,并不需要左慈典再多做介绍了。

  相比之下,精神层面的状况,反而更需要受关注了。

  左慈典听到凌然的问题笑了一下,道:“病人情绪挺稳定的,就是病人家属有一个要求,相对比较奇怪一点,我觉得好像也可以考虑来着……”

  “什么要求?”凌然对病人的诉求向来关注。

  习惯了做大手术的医生,其实都有类似的习惯或觉悟。因为大手术的风险大,完成度也也差,很多时间,都是无法得到完美结局的。这种时候,根据病人的倾向,得到一个相对满意的结局,是比较人性化的做法。

  比较典型的如胃切除术,如今的全胃切除术做的越来越少了,并不是因为胃大部切除术切的更干净了,而是因为全胃切除术以后的病人的生活质量太差了,所以,很多时候,病人和医生们都更愿意选择胃大部切除术,而非全胃切除。

  反而是医疗水平较差的地区和医院,依旧做着大量的全胃切除术。

  左慈典仔细刷着手,同时道:“您知道的,病人今年只有42岁,还是中年,肝脏八成是喝酒喝成这样的,所以,病人家属,就是病人的老婆,就想要一块病人的肝脏,说是拿回去泡酒里,用来日常警醒病人。”

  “她想把切下来的肝脏拿回去?”凌然重新整理了对方的要求。

  左慈典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医院政策允许吗?”

  “肝胆科比较少这种,有人偶尔收藏两颗胆结石什么的就算极限了吧。普外的病人,一般也没这种要求的……”左慈典说着,道:“现在产科都是允许病人家属把胎盘要回去的,肝脏拿一块回去,理论上也不违规。”

  “病人意见呢?”凌然又问。

  左慈典迟疑了下,道:“我还没问病人呢。”

  “病人如果神志清醒的话,以病人意见为准。你现在去问吧,”凌然的思绪非常清晰。

  左慈典立即听懂了,马上补充道:“那我打个知情同意书,到时候让病人签字,让病人家属也签字。他们同意的话,咱们再给装标本盒里?”

  凌然微微点头。

  左慈典也不洗手了,用毛巾擦擦就进手术室去了。

  过了 一会,凌然再扎着手入内,就听病人带着情绪喃喃自语:“老子喝点酒怎么了?还泡我的肝,老子这个肝,光是喝酒喝坏的吗?晚上陪她唱K的时候,她就忘了?我一个人做贼似的,酒驾把她送回家,她就忘了?我这个肝,那是我一个人嫩坏的吗?”

  凌然诧异的看向左慈典。

  “酒精考验的干部,那是真的不一样,一波麻醉都没送走。”左慈典啧啧两声,再向前面呶呶嘴:“给小兄弟缓一下。”

  旁边的苏嘉福稍有些手忙脚乱的换着药。

  不同的人对麻醉的敏感程度不一样,最常见的是女性的耐受力明显较强。眼下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又是另一种,人的神志已经不太清醒了,但就是没被麻过去。

  要多加药品也不能随便加,年轻的麻醉住院医苏嘉福同志,此时就显出弱端来了。

  这种情况,他遇到的毕竟是比较少的。

  偏偏今天还是公开手术,如果现在胡乱用药,术中监视器上的数据乱跳,那可就难看了。

  苏嘉福没有立即打电话求救,已经是心理素质好了。

  凌然自己不懂麻醉,见状也不催促,只是左右看看略显紧张的手术组,道:“放首歌吧。”

  对于陷入紧张的团队,凌然是经常见的,通常来说,他是不太习惯采用直接的劝说的。每当凌然正面劝说的时候,团队成员往往会更加紧张。

  放首歌是他经常采用的法子,在手术室里就更容易了。

  小护士王佳立即走到墙边,略作操作,就听一首粤语歌的声音扬起:

  “人生颠颠倒倒,境界更高……拳风风风骚骚,领尽风骚……尽情大醉,醉是最好……”

  左慈典立即听出了这首与其年龄相符的歌:“醉拳?”

  “应景吧。”王佳很得意。

  左慈典看着已经在手术台上律动起来的病人,耸耸肩:“你开心就好。”

  “是凌医生开心才好,我觉得这个节奏不错吧。”王佳看向凌然。

  凌然无所谓的道:“都可以。苏医生?”

  “没问题,马上搞定。”苏嘉福深吸了一口气:“不会耽误公开手术的。”

  躺在手术床上的病人,此时却是再次嘟囔起来:“我啥都没耽误啊,我按时上班,按时下班,就中午喝一斤酒,回家都漱口,我还洗碗呢我……”

  苏嘉福脸一凳,手里一罐子牛奶挤出去:“再给您爽一次,以后就戒酒吧您……”

  病人的呼吸,终于是均匀起来。

  凌然已是套上了手术服,戴上了手套,再点点头:“摄像头可以打开了,我们准备手术。”

  “手术时间,原计划是不超过4个小时的。”左慈典在旁低声道:“如果不够的话,我提前让人调整。”

  凌然刚才就已经把虚拟人调出来割了一茬了,现在就笃定的摇摇头:“一个半小时的手术时间就足够了。”

  做过肝胃联合根治术以后,再回过头来做肝切除,凌然对时间的概念,就再次刷新了。

  左慈典也不由嗤嗤的笑了出来:“一个半小时正好,太快了,怕他们看不懂。”

ddddddddddddd

TOP

谢分享

TOP

返回列表
极速3D彩票 国民彩票开户 恒发彩票 捕鱼棋牌 秒速时时彩开奖 玖玖棋牌娱乐 235棋牌官网 上海时时乐 秒速时时彩开奖 青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