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动力之王 第1108章 态度问题 千年静守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ryanjreese.com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在这之前,吴卫东一直都是下意识的觉得,陈耕准备将这个汽车工业设计和研发中心放在魔都,虽然他心里未必是那么想,但在潜意识里却多少有些“陈耕肯定会将这个项目放在魔都”的想法,可现在,听陈耕话里面的意思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打算,吴卫东瞬间就急了:这可是一个总投资至少十几个亿、并且将来对魔都的工业和科技水平能够起到不小拉动作用的项目,怎么能轻易的就让给别人?!

    只是这话不能直接由他吴卫东说,吴卫东看了仇克一眼,示意仇克开口。

    仇克还能怎么办?只好开口了:“陈先生,在我看来,您的这个项目最适合的地方就是我们魔都,首先,咱们的合作一直很愉快;再一个呢,魔都是国家接下来开发的重点,浦D新区又是一个全新的窗口市……”

    “仇厂长,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不等仇克把一二三四五都说明白,陈耕就笑着道:“可我也有我的考虑,所以你明白的,魔都是我的备选地址之一,但也只是备选地址之一,其他合作伙伴的情绪我也得照顾到位,我这么说,你应该能明白吧?”

    陈耕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仇克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当然明白陈耕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你们魔都已经占了够多的便宜了,适可而止吧。

    只是,道理是这个道理,可这其中真的没有陈耕对魔都政府此前对这件事的态度的不满吗?

    不好说。仇克甚至觉得,极有可能是魔都方面在一开始的不积极乃至冷淡,让陈耕下定了决心不将这个项目放在魔都,只是虽然他下定了决心要将这个项目放在其他地方,也不意味着要与魔都方面撕破脸……随便找个能说的过去的理由就是了,魔都方面还能蛮横的要求自己将所有的适合魔都的项目都放在魔都?

    没有这样的道理!

    想明白了这些,仇克一声叹息:“陈先生,我们魔都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老仇你这话说的,”陈耕笑了:“这种事情谁说得准?我说不定我还得求着魔都给我们个方便呢,对吧?”

    得咧!

    一听到陈耕这么说,仇克心里顿时就明白,陈耕心里果然有怨念!

    陈耕没把话说死,同时也堵住了吴卫东的嘴。

    吴卫东是谁啊,能够坐在魔都市Z府一把手的位子上,他的脑子能不够使?用夸张的话说,典型的粘上毛就是个精明的猴,能不清楚陈耕这番看似客气的话背后隐藏的真正的意思?人家这是对魔都的个别同志失望了,反正人家也不缺选择,干嘛要是让自己受委屈?

    想到这,吴卫东心里暗自叹息:如果徐翔和黄文龙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对于浦D打开局面能够起到多大的帮助?可惜啊,这俩蠢货,就这么把主动送上门的机会就这么飞走了,顺带着也让这俩蠢货在自己这里挂了号。

    ………………………………

    不说吴卫东对于个别同志的短视行为是多么失望,单说这次接到陈耕公函的一汽、二汽、北汽、长安、哈飞以及津门这几家汽车整车制造单位。

    一汽当然不用说,华夏汽车行业的老大哥,不管是软件和硬件设置都是最完备的,面对陈耕的这封公函,一汽老大哥很客气的回了一封公函,首先表示了对陈耕的感谢,随后又表示一汽已经有了相关的设备设施,如果再次投资有重复建设之嫌,所以很抱歉——说的很含蓄,不过态度却表达清楚了:俺们手里啥也不缺,就不跟着掺合了。

    这倒是很有老大哥的风范:如果不能让我说了算,我直接不玩!

    是的,一汽还没有自己的汽车试验场呢,正常来说,一汽一直到2000年才会在吉省农安建设自己的汽车整车试验场,但没关系,这不是问题,这对一汽老大哥来说,想要用琼省的汽车试验场和总装的定远整车试验场就是一句话的事,一汽老大哥就是这么牛X!

    至于二汽,二汽表示我们襄@樊汽车试验场已经投入使用,我们才不跟别人合伙用;

    北汽方面则表示交通部已经考虑在京郊搞一个汽车试验场,我们觉得不错,就不跑那么远了——含蓄的向陈耕表明:伦家的关系是能通天的;

    倒是剩下的长安汽车、哈飞汽车以及津门汽车,对陈耕的建议的态度十分积极。

    哈飞自不用说,这个哈飞不同于原本历史时空的哈飞,哈飞的成立本身就是陈耕为了解决老成发厂和老哈飞厂的富裕职工以及三产职工们所成立的一家此前有商飞集团控股和管理、现在已经完全独立核算的控股子公司,可虽然已经独立核算了,可商飞集团还控股呢,属于哈飞的“爸爸”,现在爸爸发话了,哈飞能不响应?

    至于长安和津门,虽然这两家的小日子过的也不错,可有这么一个抱大腿的机会,他们又怎么肯错过?更别说陈耕在公函里说了,会“充分尊重合作伙伴对于汽车工业设计和研发中心以及整车试验场在选址以及建设方面的意见”,有了这句话,再看看公函后面陈耕一并给出的整个设计和研发中心和整车试验场的预计建设成本,长安厂和津门汽车制造厂立刻就激动了:这能给当地带来多少好处?

    山城和津门的领导在看了长安厂、津门厂的领导送来的资料后,激动的整个人都在打哆嗦:十几个亿的投资啊,能够产生巨大的吸附效应啊,有这样的好事,当然是拼了命也要争取过来!

    两个地方的领导在经过紧急讨论之后,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直接派出了由当地D委一把手为组长、政府一把手为副组长的争取小组来跟陈耕接洽,目的就一个:只要陈耕先生您肯将这个汽车试验场和汽车工业设计和研发中心放在我们山城/津门,什么都好说!

    土地?

    土地我们不要钱,直接送!

    税收?

    三免两减半肯定不能表示我们的诚意,五免三减半怎么样?再考虑到你们是一家科研单位而不是生产企业,在五免三减半到期之后,我们再给您申请一个五年的减半期,如何?

    我们的财政有限,暂时没办法在财政方面给予您太多的支持,但我们承诺,在工程的建设方面,市、区的各家建筑公司将会全力支持你们这个工程的建设,并且成本方面由你们核算,只要保证我们有5%至10%的利润就行;

    水、电、气、通讯……所有的基础设置,我们保证接过来,并且承诺你们这里是我们重点保障对象,紧急情况下,哪怕S委S政府没电用,也要优先保障您们这儿的电力供应……

    哪怕如此,山城和津门这两个地方的领导也不放心,拼命的动员自己能够动员的一切力量来给自己尽可能的增加一点砝码,比如商飞集团在巴蜀戎州市有个合作对象,都被山城的领导给动员起来了……

    看着山城和津门的领导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直希望能够说服陈耕将这俩项目落户魔都的仇克,苦闷无比,偏偏又没有任何办法,在一次私人酒席上郁闷的对朋友说道:“看到了吗?陈大老板的这个项目,咱们魔都没希望了,为了争取陈耕的这个项目能够落在自己的地盘上,山城方面和津门方面给出了什么样的条件?再看看咱们的某些同志,到现在还在躺在床上,等着馅饼从天上掉下来呢。”

    “咱们真的没机会了吗?”席间,朋友忍不住向仇克问道:“咱们这里可是魔都啊,这么好的地方,他陈耕凭什么不来?”

    “嘁……”

    看着自我感觉良好的朋友,仇克一脸的讥讽:“对于别人来说,这里是无数人趋之若鹜的魔都,可对于人家陈大老板来说,咱们魔都再好,能跟人家底特律比?能跟人家纽约比?能跟人家洛杉矶比?”

    “……”

    仇克的一席话,说的众人无言以对。

    仇克说的没错,这点自知之明大家还是有的,魔都当然是不错,但这个“不错”也是分跟谁比,如果是不跟国内的其他兄弟省份、城市相比,魔都当然是有骄傲的资格,可要是跟人家美国人的底特律、纽约、洛杉矶这些大城市相比,呵呵……魔都凭什么跟人家比?

    倒是仇克,接着说道:“人家底特律、纽约、洛杉矶在陈大老板面前都乖的跟孙子似的,咱们的某些同志倒好,才吃了几天饱饭啊,这就开始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想要当大爷了,呵呵……看着吧,且看着吧……”

    仇克一脸的意兴阑珊,这件事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刺激。

    也是在这个时候,陈耕终于做出了决定,去山城看看。

    “为什么要去山城呢?”蕾拉妮·泰勒有些不解:“我听说那里的地形很少有大面积的平整土地,设计和研发中心放在山城倒是没问题,可整车试验场的话,不太适合吧?”

    “因为山城的姑娘漂亮啊。”陈耕振振有词的回答。

请大家都注意身体,平日里多在家里看看电视、玩玩电脑,
少去人多的地方,以保重身体为要,再次祝大家阖家安康。

TOP

ddddddddddddddddddd

TOP

返回列表
极速3D彩票开奖 235棋牌下载 秒速时时彩计划 海南福彩网 916彩票 pk10开奖结果 9号棋牌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计划 贵州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