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玄幻奇幻疯狂] 我有一张均富卡 第八章 这方天地很恐怖 宝石猫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ryanjreese.com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杀意如潮,狂暴无双!

  在这股疯狂的杀意笼罩之下,林庸觉得自己的身躯在颤抖。

  如果说这杀机浩瀚犹如天地的话,那么林庸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蜉蝣,一个在浩荡天地下,根本就无力反抗的蜉蝣。

  虽然林庸很想顶住这压力,让自己的神志保持清醒,但是也就是瞬间,林庸就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

  均富卡,自己所拥有的技能,在这一刻,根本就没有施展的机会。

  好在,那杀机来得快,退的也快,也就是弹指功夫,浩荡的杀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清醒过来的林庸,就感到自己身后衣衫湿透不说,自己的精神,都有些昏沉沉的。

  “没有晕过去,倒也算是不错。”听上去像是在夸奖的声音,从院落中传了出来。

  这一刻,林庸才看清楚,在程千山居住的院落中,正坐着四五个人。

  虽然程千山是此地的主人,但是他此刻并没有坐在主座,相反他正静静的站在一侧。

  主位上,坐着的是一个面容威严的中年汉子,他身材高大,坐在那里,给人一种八风不动之感。

  而在这面容威严的中年汉子旁边,坐着两个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这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的一身黑色的劲装,而那女子则是一身紫色的长裙。

  单这两个人的容颜来说,称得上郎才女貌!

  在看到两个人的瞬间,林庸第一时间感到的,就是从那年轻男子身上发出的森森杀意。

  刚刚那犹如潮水般的杀机,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第一时间,林庸心里升起的就是一股愤怒之意,但是很快,他就心平气和了。

  就凭两个人比程千山还要高上一些的地位,自己和他们相比,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打铁还得自身硬,人家是靠实力说话的。自己如何能流露出怨恨之意呢。

  “见过掌令使大人!”林庸不知这三人是谁,就乖乖的朝着程千山行礼道。

  程千山并没有理会林庸的行礼,而是朝着中间高坐的男子道:“大人,他就是这次负责给西邙古墓贴镇魂符的武卒。”

  林庸的名字程千山是知道的,可是在这里,程千山对林庸的称呼只有武卒两个字。

  这意味着什么,自然是不言而喻!

  那高大的身影朝着林庸看了一眼,微微皱眉道:“淬元境小成,也算是不错。”

  程千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急促:“他在给西邙古墓贴镇魂符的时候,就卡在淬元境小成这个瓶颈好几年了,经过西邙古墓阴气的压迫,这才机缘巧合突破。”

  高大的身影还没有说话,那黑衣男子已经带着一丝讥讽道:“这等突破,也算是生死之间的提了,呵呵!”

  紫色衣裙的女子朝林庸看了一眼,对那高大身影道:“卓大人,这武卒还算是堪用,那就让他今晚去贴镇魂符吧。”

  对于程千山,高大的身影毫不客气,但是对于这紫衣女子,却明显有些讨好的味道。

  “既然米仙子如此说,那就这么定吧。”

  说话间,高大身影的目光就落在林庸的身上道:“回去好好准备一下,不要给我镇武卫丢脸。”

  说话间,他就轻轻的挥手,示意林庸可以退下了。

  林庸在这里觉得特别难受,虽然他不知道这位卓大人和年轻男女是什么人,但是他真切的意识到,自己和这些人的差距太大了。

  “遵命!”林庸行了一礼,快速的离去。

  就在林庸离开小院,准备回住处去的时候,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掌令使让你在这边等他。”

  看到这身影,林庸愣了一下,他几乎本能的道:“兄弟如何称呼?”

  话一出口,林庸猛然想起来这个人好像叫白蒲,但是心里又有些不确定。

  白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但是最终还是道:“林武卒,我叫白蒲。”

  程千山让林庸足足等了一个时辰,这才过来匆匆见了林庸一面。无外是在对西邙古墓粘贴的时候,无论遇到什么情况,绝对不许退缩。

  看着匆匆而去的程千山,林庸感到自己心中一沉。

  第一次和第二次去西邙古墓粘贴,程千山根本就没有露面,只是普通的武卒,在山下看着自己。

  可是这一次,不但来了那位不知名的卓大人,还来了两个架子很大的年轻男女,这一切都足以表明,西邙古墓第三次粘贴镇魂符,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其中,肯定有巨大的凶险。

  该怎么办才能够保证自己平安无事呢?

  想到那狂暴犹如潮水般的杀机,想到程千山警告的神色,林庸就觉得心中发紧。

  击败了罗三,通过了二等武卒的考核,以为自己可以在这大越王朝中站稳脚跟,看来,想的还是有些天真了。

  看着心头的四张均富卡,林庸又找回了一点信心。虽然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均富卡该怎么用,但是有这些均富卡在手,那就意味着他在接下来的凶险中,并不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月冷如霜,天地静寂!

  前日刚刚恢复平静的西邙古墓,此时在月光下,犹如披上了一层血色。遥遥看着这西邙古墓,林庸的后背不由得爬过一丝寒意。

  此时的他,越发感到在西邙古墓下,存在着一头绝世的凶兽。只不过此时,这凶兽正处在枷锁之中。

  一旦这凶兽挣脱了枷锁,那么四周的一切,都会随着这猛兽的出闸,而灰飞烟灭。

  不论是那高大的卓大人,还是那对年轻的男女,此时都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西邙古墓。

  “血光如盖了!”那卓大人突然开口,感慨不已。

  黑衣男子对于卓大人这种感慨,并不是太买账,他哼了一声道:“这千年玄灵就算再汇聚天地之力,也逃脱不了我冲虚观的封禁。”

  卓大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孙少兄说的对,千年玄灵虽然强大,但是和冲和天师比起来,它还是差的远。”

  黑衣男子的脸上有些得意,他淡淡的道:“观主他老人家这些年忙着突破境界,才没有时间理会这些鬼魅。一旦他老人家出关,一切都不是问题。”

  而那紫衣女子,则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她虽然对黑衣男子的话感到不满,但是最终,却没有说话。

  程千山跟在三人之后,就好像一个侍从,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而林庸自然更没有说话的资格。

  在距离古墓百丈的距离,卓大人第一个停了下来,他看着那古墓,沉声的道:“咱们就在这里开始吧!”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林庸的身上:“你上去,将手中的镇魔符贴在古墓上。”

  这一次,递给林庸镇魔符的人,变成了程千山。而那镇魔符,更是变成了一块足足有成人巴掌大小的赤铜色方块。

  充满了玄奥之意符咒,荡漾着一股股暖意,在接过这符咒的瞬间,林庸就觉得心中一暖。

  “前几次,都没有出现意外!”程千山在这一刻,好像感觉到了什么,轻声的安慰道。

  前几次都没有意外,说不定这一次就会有意外。

  林庸心中念叨着这句话,最终他还是踏步朝着那西邙古墓走了过去。

  同时他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丝讥讽,本来以为西邙古墓最大的凶险是它散发出的寒意,可是现在看来,这西邙古墓真正的凶险所在,应该是那墓中所谓的千年玄灵。

  前几次都没有事情,希望这一次也不要出现问题啊!

  林庸将心中乱七八糟的念头扔到一边,心中暗自祈祷,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活命。

  一百丈、五十丈、三十丈……

  刺骨的冰寒,让林庸的身躯不断的颤抖。虽然他的流火锻体拳已经达到了第六重。但是近日的寒冷,好像比之以往,一下子增多了不少。

  静寂的天地中,只有林庸自己的脚步声,这脚步声越发让林庸感到恐惧。

  一百个弹指过去,林庸已经来到了距离血色古墓十丈的距离。这一刻的林庸,就感到自己的四周,变得无比的压抑不说,那些血色的光芒,更像是血色的沼泽,让他的行动,一下子变慢了很多。

  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林庸准备继续向前的刹那,一声尖锐的鸣叫,陡然从古墓的方向传出。而随着这叫声,一只血红的手掌,猛然从古墓中伸了出来。

  手掌本来只有成人手掌大小,可是在飞出的瞬间,就变成了一尺方圆的大手。

  而且在滚滚血云的笼罩下,那巨大的血色手掌,裹挟着一股难以披靡的威势,朝着林庸直直的抓了过来。

  林庸现而今,也算是一个淬元境小成的武者,可是在这血色手掌抓来的瞬间,他觉得自己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死亡,好像就在眼前!


返回列表
极速3D彩票 小金棋牌 青海快3开奖结果 北京28预测 青海快3走势 荣鼎娱乐 北京赛车代理抽水多少 青海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 235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