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历史军事疯狂] 楚氏赘婿 180 急公好义小昏侯! 百里玺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ryanjreese.com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祖儿赶走了董贤良,回来,有些同情道:“姑爷,那董先生看上去好可怜啊!真不捐一点?”

    楚天秀从冰凉的木盆里捞出一个瓜果,咬了一口,笑道:“你可知天下最有钱的一群人是谁?”

    “谁?”

    祖儿好奇。

    “地主!

    这金陵儒生背后,是大楚上万计大大小小的地主,还有回乡的官宦豪绅,至少占了大楚郡县五分之一的田产。

    他们随便挤点出来,都够盖十座大书院,让他们子孙后代读书了。

    我一个穷哈哈的小侯爷,连一亩田产都没有,给他们这些地主捐银子盖书院,让他们的子孙去读书?

    这是劫贫济富么?

    丞相孔大人太不要脸了,光是他山东孔氏万顷良田,就足够盖好几座书院了。自己不出银子,居然还搞募捐!这种儒家书院,一个铜板都不捐。”

    楚天秀不屑。

    他又不上儒家书院,他以后的儿子、孙子也不上儒家书院。为什么找他募捐?!

    儒家学派在大楚基层的势力极为庞大,兴亡自有儒生们去操心,他根本不用凑这热闹。

    祖儿不由点头,深以为然:“就是,以后再来讨钱的,直接打出去。”

    ...

    董贤良被赶出了平王府门外的王侯街,对着平王府气派的豪宅,望而兴叹。

    果然是高门王侯府邸,比貔貅还小气。

    要募捐一点银子盖书院,比登天还难!

    董贤良只能摇头,正准备离开到别家去问问,此时却见一名鹤发老者佝偻着背,满脸忧愁的来到平王府外,一副踟蹰,想进平王府又犹豫的摸样。

    赫然是淳于纯老神医。

    董贤良有些吃惊。

    淳于纯老神医是大楚出了名的“浪迹四方,不侍权贵”,这大半辈子一向远离王侯官宦,只给平民诊病,这主动来平王府干什么?

    董贤良一拱手,道:“淳于纯老神医,您老在平王府门外干什么?”

    淳于纯想起眼前这位青年人,去年殿试第二名,曾经有数面之缘的董贤良县令,不由面色尴尬,“董大人,你这又是?”

    “恩师命我在金陵城内,向各家豪门府邸募捐,以筹措银两,兴建书院。可是至今未能筹到多少银两。恩师出了一千两银子,已经是出了大头了。

    这不,我来平王府,想找小昏侯募几百两银子...没想连一口水都没喝上,就被赶了出来。”

    董贤良叹气道。

    他说着,忽然心中恍然明白过来。

    这淳于纯老神医莫非也是在东奔西走,筹措银子,打算兴建医学院?

    皇帝已经下旨,允许诸子百家,三教九流等学派兴建一座属于自己的高等学院,为以后的科举全科大考培养人才。

    这其中当然包括医家。

    现在金陵城里,各家学派都在忙活这件大事。

    淳于纯老神医可是太医令宋邑的老师,天下医家的领袖,名满天下,定然是会有这个念头。

    兴办医学院的事情淳于纯老神医不干,恐怕也没别人来干了。

    兴办学院,这可关系到医家的兴衰。

    “小昏侯这么抠门?”

    淳于纯吃了一惊,更踌躇了。

    董贤良都讨不来一两银子,他去问,恐怕也吃闭门羹。

    可是不试一试,不甘心啊。

    罢了。

    闭上眼睛,豁出这张老脸去上门募捐。就算被赶出来,他也就死心了。

    ...

    淳于纯老神医硬着头皮,求见小昏侯。

    片刻,淳于纯进了虞园,在书房内见到了小昏侯。

    淳于纯看到书房内木盆里的一块巨冰,顿时大吃了一惊。他此刻终于明白,为何董贤良骂小昏侯抠门。

    他在皇宫里,也未曾见到皇帝用如此巨冰来消暑。这样一块巨冰,少说也是几十两银子,白白化掉了。

    奢侈透顶啊!

    小昏侯这金陵头号大纨绔,说他生活过的超级奢侈,也毫不为过。

    “哎呀呀,淳于老神医大驾光临,可是难得啊!

    之前我跟您老提的,岐黄庙,考虑的怎么样了?...您老是缺银子,还是缺人手?

    有困难只管说。

    只要思想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楚天秀无比热情道。

    “呃...考虑许久,岐黄庙耗费甚巨。老夫如今,就是想办一座医学院,多培养点医家子弟。”

    淳于纯被小昏侯的热情,弄的有点懵。

    “不,岐黄庙要建,祭祀医家师祖黄帝和岐伯两位医家老祖,并供奉历代的圣医名医于庙内,以尊其成就。

    这供奉的头一位,当然是您淳于纯老神医。

    但医学院也要盖,至少容纳一千人起步,专门培养大批的医家弟子,以济世苍生。等他们毕业,每个县城都派一个过去。

    前岐黄庙、后医学院,祭祀医家先贤以弘扬医德,学医术以涨技艺,两座挨着一起。

    明日我就在《大楚邸报》上登报,凡是捐赠一千两银子之人,便能在岐黄庙的一根大柱子上铭刻其捐赠的贡献,世世代代享受岐黄庙的香火熏陶,可以在医学院优先问诊。

    捐赠二千两,可以在医学院的教室上刻上名字。一百两银子可得一个医学院医家学子的名额。

    只要捐了十两以上银子的,以后都可以直接在岐黄庙和医学院看病问诊。

    搞钱这事情我最拿手了。

    三日之内,我帮你筹齐至少五万两银子,要是不够这个数,我自己掏钱给你补上。

    你明日便去丞相府找孔大人审批,说银子有了,立刻在金陵城内秦淮河附近挑一个好位置,兴建岐黄庙和医学院。

    等建起来后,再收香火和捐赠、学费,估计收入源源不断。淳于老神医只管安心教授弟子医术便可。”

    楚天秀道。

    “小侯爷,多谢,多谢!你这是为天下苍生做贡献啊!”

    淳于纯惊懵了。

    听到小昏侯说,让他淳于纯供奉在岐黄庙内,排在皇帝和岐伯之后,他砰砰心动的厉害。

    他握着小昏侯的手一时老泪纵横,激动的说不出来。

    小昏侯的主意果然多的数之不尽啊!

    有这些办法,筹齐银子定然可以做到。

    岐黄庙和医学院建成之时,便是医家大兴之日!

    “哪里哪里。老神医,以后我府上若是有点小疾小痛...可否请您老...?”

    楚天秀笑道。

    “小侯爷,以后只要你府上有疾。老夫二话不说,亲自上门看诊!老夫还会定下规矩,凡我医学院弟子,小侯爷日后有召,定当效全力。”

    淳于纯再次谢过,恍恍惚惚走出平王府的时候,人都还是懵的。

    犹如做梦一般。

    前几日他在金陵城里东奔西跑,到处筹银子,找太医们筹了半天,也没筹到几百两银子。

    他都快绝望了,没想到才来了一趟平王府,找小昏侯,这啥都还没开口说呢!

    岐黄庙和医学院所需要的一笔极为庞大银子,这,这事情就成了?

    ...

    董贤良不急着走,依然在平王府外张望,等着看淳于纯老神医的笑话呢。

    “老神医,情况如何?这小昏侯够抠门吧?!”

    董贤良连忙笑问道。

    “呸~!

    谁瞎说小昏侯抠门来着,急公好义小昏侯是也!

    他要刊登《大楚邸报》,三日内帮老夫募捐至少五万两银子,盖岐黄庙和医学院。要是不够,他便自己掏钱垫上,比你老师大方多了。老夫不跟你说了,这便去丞相府,申请地皮和补助去。”

    淳于纯啐骂道,意气风发扬长而去。

    董贤良被老神医喷了一脸口水,被骂的满脸都是懵逼。

    淳于纯这么快就搞定了岐黄庙和医学院的捐银?

    什么情况?

    小昏侯怎么就对儒家和医家,搞区别对待呢,不公平啊!

返回列表
秒速时时彩开奖 极速3D彩票开奖 青海快3 北京赛车 秒速时时彩计划 幸运快乐8 江苏福彩网 秒速赛车线路导航网 秒速时时彩计划 小金棋牌下载